• 1
您的位置:首页 >科研创作>科研论文>详细内容

黎学军《中国学者眼里的俄国宗教哲学》刊登于世界宗教文化 2017,(04),55-58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12-30 11:55 点击: 字号:


  

中国学者眼里的俄国宗教哲学

黎学军

广西艺术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研究部


        摘    要:俄国宗教哲学的研究在我国属于小众领域, 作者少、关注者少, 研究历程也是几经起伏:一是1991年苏联解体以前跟随苏联哲学家的提法认为俄国宗教哲学是俄国小资产阶级迷惑大众的东西, 没有太多学术价值;二是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 我国学界主流认为俄国宗教哲学之所以重新兴盛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淡化使然, 它本身并不值得重视;三是21世纪之后, 俄国宗教哲学被我国学者纳入西方存在主义思潮范畴, 研究西方哲学的同时加以关注。

         关键词:俄国宗教哲学; 中国学者; 哲学传统;

作者简介: 黎学军, 广西艺术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研究部教授。;

研究俄国宗教哲学的人可称之为“窥探俄国人心灵的人”, 因为某种意义上俄国是一个神学与政治紧密结合的国度A, “看”到俄国人的心灵就意味着可以预测或理解他们政治上的一些举动。当前该领域研究呈现出作者少且分属不同学科 (俄语言文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宗教哲学) 、读者少、研究领域窄等特点。国内哲学界真正开始对苏联哲学的研究是在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B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 苏联哲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才逐渐形成了教学、科研的小气候。20世纪90年代初, 由于苏联的解体, 国内对苏联哲学的研究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由对国家哲学的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 转向了对多元化的俄罗斯哲学的了解和探索, 其中就包括俄罗斯宗教哲学。

一、什么人在研究

相对于其他哲学学科来说, 目前这个研究群体从业者很少。对这门前沿学科有较大深度研究的国内知名学者主要有贾泽林、李尚德、乐峰、马寅卯、雷永生、张百春、徐凤林、车玉玲、王萍等几位同志, 安启念、姜长斌等人对俄罗斯宗教哲学也有一定的涉及。此外, 一些俄语专业博士生和硕士生偶尔有一些著述。总体而言, 该领域研究者多半是“兼职”的, 除了该领域之外也还有其他研究旨趣。

李尚德对俄国哲学 (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 的研究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 当时的主攻方向是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 1991年苏联解体后转向了当代俄国哲学研究。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在李尚德的主持下成立了专门的俄罗斯哲学研究所, 并收藏了全套《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哲学问题》《普列汉诺夫全集》等杂志及丰富的俄文图书。此外, 他还培养了一批俄罗斯哲学专业的硕士生和博士生。李尚德目前共承担了“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苏联”等4项有关俄罗斯哲学的国家和省部级课题, 现正在出版全国第一套俄罗斯哲学 (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 丛书。由于一些客观原因, 尚德先生一直到苏联解体后才系统地展开对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 主要是指导他的研究生展开对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

乐峰是较早涉及俄国宗教哲学的国内学者, 他以一种政治性的视角研究东正教神学思想与俄国现代化的关系, 这与他所在机构有直接的关系:以某种视角来研判某个政治体的动向, 为国家政策的制定提供咨询。与此相类似的还有马寅卯。

张百春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曾在圣彼得堡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主攻方向是俄罗斯哲学, 他在读博士期间就已对俄罗斯宗教哲学有了较为深刻的研究。因此, 其在学成回国后, 一直孜孜不倦地研究俄罗斯宗教哲学, 并已取得了较为显著的成果。2000年至2006年期间, 张百春先生已先后在各类期刊上发表以人物思想为主题的东正教神 (哲) 学思想研究论文多篇, 人物思想研究包括别尔嘉耶夫、弗洛罗夫斯基、梅延多夫、涅斯梅洛夫、塔列耶夫等俄国宗教哲学家。与此同时并有多部译著出版, 如索洛维约夫的《神人类讲座》《俄罗斯宗教哲学之路》 (校对) 等。最能体现张百春近年研究成果的当数其专著《当代东正教神学思想》。这部作品是国家社科基金“九五”重大项目《当代基督教研究》的研究成果之一。这部著作里首先论述的是基督教的三大派别的异同及俄罗斯东正教的形成和发展, 这是从历史的源头向读者介绍东正教的来源;其次, 作者按照历史的顺序逐一介绍俄罗斯宗教神 (文) 学家们的神学思想。作者似乎倾向于叙述俄国宗教哲学家们的神学思想, 每一个人物的思想解析基本上都是按照大致相同的小标题展开。在他200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 张百春这样写道:“俄国宗教哲学家们都是宗教徒, 他们研究各种神学问题, 初看起来, 他们的哲学类似神学。”A他所认为的东正教神学和本文所要讲的宗教哲学并不完全相同, 他认为“在汉语里, 宗教哲学有两个含义, 一个意思是关于宗教的哲学, 在这里, 宗教是哲学思考的对象, 而且通常情况下, 相对于各类宗教而言, 这种哲学思考不带有明确的宗教倾向, 不以某种宗教为基本立场。这种宗教哲学是宗教学的一个分支。宗教哲学的另一意思是宗教性质的哲学, 这是一种哲学思考, 它以某种宗教立场为出发点, 为该宗教辩护, 至少在进行哲学思考时, 不能与该宗教的基本教义相抵触。这依然是哲学的一个类型, 非常接近于神学, 但不等于神学, 与神学相比, 这种宗教哲学有更大的自由度。”B

徐凤林曾两度赴莫斯科大学哲学系和圣彼得堡大学哲学系访学, 这为他的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从学成归国至今, 主要从事俄罗斯哲学和东正教研究, 包括俄罗斯哲学家索洛维约夫、弗兰克、舍斯托夫的专题研究和俄罗斯哲学一般特点和研究方法、早期东方教父和拜占庭教父神学研究、东正教圣像研究等。其代表作是专著《俄罗斯宗教哲学》 (2006年) 。

二、研究什么

广义上的俄罗斯哲学可粗略地分为三个大的阶段:首先是发端于19世纪的具有斯拉夫主义倾向的俄罗斯宗教哲学C;其次是从1917年—1991年有74年历史的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再次就是1992年至今的当代俄罗斯 (或称之为“后苏联时期”——M.A.马斯林主编的《俄国哲学史》中的用语) 哲学。从这个粗略的划分可以看出, 俄罗斯宗教哲学的建立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传入俄国之前, 而且也并未因为俄国的改朝换代而中断。我们对俄国宗教哲学的研究首先是批判 (跟随苏联哲学老师一起) , 然后还是批判 (苏联解体之后数年) , 目前仍然是以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批判式的研讨。

俄国宗教哲学与东正教神学不一样, 前者属于哲学, 后者属于宗教学。总的看来, 我国哲学家们都认为俄国宗教哲学属于哲学部类, 其接近于人学, 俄国人以此来反省自身和思考世界, 它与我国儒学有一些相似。如张百春指出的:“在俄罗斯的宗教哲学里, 我们看到许多人都关心人的问题, 罗赞诺夫、梅列日科夫斯基指责历史上的基督教不关心人, 别尔嘉耶夫把自己的学说称为人学。”D徐凤林有相类似的观点:“俄罗斯哲学总是寻求认识和思维背后的存在本身, 而存在的根本之点是一种信仰。因而, 哲学不是推动人类社会物质发展的力量, 不能直接作用于社会, 而是作用于内心, 是通过内在表现出来的, 它的作用应在精神方而, 以保持人们的精神需要, 而且, 这种作用是无法实证, 无法检验的。”E

各位学者的研究则各有特色, 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

首先, 结合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展开研究, 或可称之为苏联时期的宗教哲学研究, 研究旨趣集中在苏联几位去西方国家生活的俄国宗教哲学家的思想。代表人物有李尚德、马寅卯。李尚德在其新作《20世纪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导论》中对俄国宗教哲学思想提出了一些观点。这部作品是尚德先生对苏联74年哲学发展历史的一个总结, 其中的第一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俄国东渐》集中体现了他看待俄罗斯宗教哲学家们的一些观点。由于是在特定的语境下展开论述, 李尚德在这一章书中并未系统地阐述俄国宗教哲学家们的思想, 而仅仅是将这些俄国学者们放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对立面来考察他们的思想。即用马列主义作为放大镜去查看俄国宗教哲学家们的“离经叛道”之处。我们看本章书的一段文字:“俄国的宗教哲学家们 (这里主要指的那些曾经认同马克思主义并在思想历程中或长或短有个马克思主义时期的别尔嘉耶夫、布尔加科夫、弗兰克和司徒卢威等) 曾经只是部分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他们主要地是把马克思当成社会学家而不是看作是哲学家, 或者说他们接受社会范围内的马克思主义, 而不赞成哲学上的马克思主义, 在哲学上是康德学说和费希特的信徒。”A简言之, 只要不赞成马列主义信仰, 就给他们贴上意识形态的标签。这样的研究模式在1991年以后有了很大的变化, 一般认为研究俄罗斯宗教哲学就应当理解和还原其本真的精神。李尚德对此也已有了较深刻的理解, 这样的理解体现在他的最新作品《俄国宗教哲学家别尔嘉耶夫研究》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中, 这本书将更客观、系统地研究别尔嘉耶夫深邃的哲学思想。马寅卯论述了俄国宗教哲学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 以此视角专题介绍了别尔加耶夫、布尔加科夫等人的神学思想, 他认为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的同情和接受只限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以及马克思所构筑的共产主义理想。这里需要强调指出的是, 宗教哲学家无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接受还是批判, 在很大程度上都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B这也是我国所有研究外国哲学的一个共同点, 所有外国哲学家思想都必须放在我们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天平上称量。

其次, 结合俄国思想史展开研究, 代表人物有张百春、徐凤林、雷永生、车玉玲、王萍。

我们先说研究俄国宗教哲学的人都知道的一个故事。987年, 莫斯科大公弗拉基米尔邀请自己的贵族和城市的长老, 对他们说:“情况是这样。先是保加利亚人来对我讲:‘请接受我们的信仰。’接着, 德国人来了, 极力赞誉他们自己的信仰。继他们之后, 犹太人来了。最后来的希腊人诋毁所有人的信仰, 而颂扬自己的 (信仰) , 为此侃侃陈词, 由世界的起源说到整个世界的创造。他们的故事深邃奥秘, 凡听到者无不震惊。无论什么人听到他们的讲述都会喜爱它。他们介绍了彼岸世界的情况。他们说:‘如果谁接受了我们的信仰, 死后将得以复活, 永不再死。如果接受了其他的观念, 在那个世界将遭到烈火猛烧。’对这些你们有什么样的想法?准备怎么回答?”C在与大臣们商量后, 弗拉基米尔派出了考察团奔赴保加利亚、德国、希腊进行了细致的调查, 大臣们在考察后得出结论:只有在希腊的教堂里“人和神浑然融合为一体”, 绝非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比拟。在经过多神教的洗礼以后, 俄国的统治者们终于意识到必须有一个单一神的宗教形式,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统治人民。“在一定民族的哲学觉醒之前, 总是要经历复杂的历史命运, 丰富的历史经验, 经受长期的历史考验——这些经验现在成为思考和讨论的对象。”D于是俄罗斯民族开始了哲学生活, 这是这个民族生存的新方式或新阶段。

这个故事揭示了俄罗斯民族的文明史从一开始就与东正教紧密地结合到了一起, 事实上我们很难截然将俄国思想史、俄国东正教神学、俄国宗教哲学三者分开。张百春就认为:“传统的俄罗斯哲学实质上就是宗教哲学, 因为俄罗斯的哲学家几乎都是虔诚的基督徒 (他们至少自称是拥有东正教的信仰, 另外, 他们所研究的问题、所站的立场等都具有宗教色彩。”E所以我国研究者当中多数是将三者混合起来研究的, 比如王萍认为由东正教思想生发而成的俄罗斯文化精神特质始终或明或暗地内涵于俄罗斯宗教哲学的各种思想和流派, 成为俄罗斯宗教哲学典型的思维范式。A又如车玉玲所指出的:“俄罗斯宗教哲学家把信仰当作人的最高级的存在层面, 他们所说的神性自由可以理解为精神世界中的信仰;这种信仰不单单指宗教中的信仰, 从更广义的角度来理解, 它指人的精神世界或者说内部世界的力量。在他们看来, 当代人陷入‘虚无’的主要根源在于这个内部的灵性的、精神世界被理性的、必然性的现世界取代了。”B

最后, 结合俄国文学展开研究。这里主要是俄语言文学专业学者, 主要代表有刘锟、夏晓方、张欣等。这几位学者学术背景就是俄语教学或俄语语言文学, 他们在研究托尔斯泰、托斯托夫斯基的时候, 以文学作为切入点顺带提及了俄国宗教哲学, 或者说这样的研究还不是宗教哲学研究, 顶多是俄国文学家的神性研究。

三、结语

在国内哲学界日渐繁荣的今天, 国内俄罗斯宗教哲学的研究就像是长在大树旁边的一棵不起眼的小树苗。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个:其一是地缘政治的影响;其二是国人对俄国情绪复杂的影响;其三是世界范围内哲学传统的影响。为了发展该学科, 有以下三点需要注意:

首先, 目前缺少一种政治眼光去研究俄国宗教哲学, 即透过宗教的窗口去预测俄罗斯联邦政府的一些动向。在某种意义上, 俄国是一个神学与政治合一的国家, 他们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类似近代西方国家狂飙突进式的启蒙运动, 有的仅仅是长达近千年的沙皇封建统治。长期的封建统治早已使俄罗斯思想家们习惯于跪着思考, 和西方世界不同的是, 俄罗斯思想家们一般不认为宗教是俄国发展的障碍。2006年11月下旬, 俄罗斯国立莫斯科大学哲学系教授布罗夫来中山大学 (广州) 讲学时曾指出:俄罗斯不可能成为像现在西方发达国家那样的国家, 俄罗斯只有和东正教思想相结合, 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俄罗斯宗教哲学能绵延至今, 它的哲学内涵及俄国宗教哲学家们对俄罗斯精神的不懈追求, 恐怕只有生活在俄罗斯大地上的俄罗斯民众才能真正深刻地体会到。可以这么说, 不研究俄罗斯宗教哲学, 就不可能真正地理解俄罗斯千年文化内涵, 就不可能真正理解为何“在俄罗斯思想史中, 有许多莫名其妙和不可理解的东西”。C

其次, 译介著述多于内生性理解。俄国哲学研究在国内是一门冷学科, 这其中就包括俄罗斯宗教哲学、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当代俄罗斯哲学。“冷”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首先是专业研究人员少, 后继乏人的现状。现在每隔两年开一次的全国俄国哲学大会一般只有二三十人参加, 相对于其它哲学学科来说真的是太少了。其次是学科定位的尴尬, 西方哲学界不承认它, 东方哲学界也不承认它。

最后, 该学科的发展需要整合研究队伍, 特别要建立与在语言学和俄罗斯文学领域研究俄罗斯哲学的学者的联系。也是由于该学科太泛化的原因, 人们在任何一个俄国文豪著述的字里行间也能找到一些宗教思想, 而这些俄国宗教思想的苗头亟需上升为系统化的俄国宗教哲学。

注释

1 王钺:《往年纪事译注》, 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 1994年版, 第198页。

2 当前国内研究苏俄哲学的两位知名学者贾泽林、李尚德老师均持此观点, 他们均认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对苏联哲学的“研究”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研究。

3 张百春:《论俄国宗教哲学传统》, 《社会科学辑刊》, 2006年第4期。

4 张百春:《当代俄罗斯宗教哲学》, 《社会科学战线》, 2016年第1期。

5 [俄罗斯]H.O.洛斯基:《俄国哲学史》, 贾泽林等译,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9年版, 第2页。

6 张百春:《当代东正教神学思想》,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00年版, 第527—528页。

7 李尚德:《中俄哲学家的聚会“第十次全国俄罗斯哲学研讨会暨中俄哲学家论坛”综述》, 《世界哲学》, 2006年第1期。

8 李尚德:《20世纪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导论》,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版, 第88页。

9 马寅卯:《俄罗斯宗教哲学与马克思主义》, 《浙江学刊》, 2004年第2期。

10 王钺:《往年纪事译注》, 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 1994年版, 第198页。

11 [俄罗斯]格奥尔基·弗洛罗夫斯基:《俄罗斯宗教哲学之路》, 吴安迪、徐凤林、隋淑芬译,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年版, 第297页。

12 张百春:《当代俄国哲学研究的十大领域及其主要问题》, 《国外社会科学》, 1999年第3期。

13 王萍:《整体性原则:俄罗斯宗教哲学思维范式》, 《学术交流》, 2015年第12期。

14 车玉玲:《俄罗斯宗教哲学对西方理性主义的批判》, 《哲学研究》, 2013年第1期。

15 [俄罗斯]格奥尔基·弗洛罗夫斯基:《俄罗斯宗教哲学之路》, 吴安迪、徐凤林、隋淑芬译,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6年版, 第7页。


[打印正文] [返回顶部]